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瓜的家

 
 
 

日志

 
 

煤矿工人之六

2006-10-11 15:01:56|  分类: 矿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煤矿工人的家不一定在煤矿附近,大多都在几十上百里地外。所以大都随着矿上规定的假期休班,一般是五个,五天的亲情对于煤矿工人来说是不能慰藉他们久渴的心灵和生理的需要的。所以在矿上他们每个人都如一头头发情的兽,瞪着发绿的两只眼睛丰富的想象狠狠撕扯着每一个在他们身边走过的女人的影子。一个女人在身边走过,那种生理的渴望都会被点燃,但这种点燃却不能被燃烧起来,所以外在所表现出来的就是嘴的描述或者叫渲泄。所以,下班后煤矿工人谈论最多的是女人,凡是沾女人边的都是他们感兴趣的谈资,就象一只久而不见腥的猫,看到一张画上的鱼能够立刻闻到那股腥味。他们三五一群在一处角落里阳光下看路上走过去的女人,他们先从整体上查看那个女人的身材,再搜看她的衣服,甲说:‘你说这个是处还是不处?“乙说:“我看不处,要不,你看他的腿走路都不紧,那是常被男人骑的缘故。”甲说:“就好像你见过似的,被你骑过呀?乙说:“嘿嘿!这个女人性欲不旺盛,我才不骑呢。”甲说:“这句话怎么讲?”笨蛋,你没有看到她面无笑容吗?那是她长期不满足造成的。哈哈哈哈……

        诸如此类的都是这些。他们在这个煤矿没有什么别的娱乐,在宿舍里几个人曾经凑了钱买了一台小电视机,但没几天就有人告密到领导那里,不但被没收,每个人还被罚了五十元钱。想看看书,早已没有那时的心情了,特别是晚上拿起书就困。有时想看的也是那些沾点黄边的书,特别是有一个人看到有一黄段子,就好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先是惊叫一声,然后,招集同宿舍几个人大声朗读起来。那些听的人比读的人更来劲,边听边咽着唾沫。然后不过瘾,再专门要过来再看一遍。接着是在那一层楼里传看。一连几天才可平息这件事。
       有的人刚从家回来,常常是一脸的疲惫,同宿舍里的人一定要嘲笑他的“疲劳过度”,但被嘲笑的人往往不以为然,有时是一脸的甜蜜,躺在床上两眼瞪着天花板傻傻笑的样子,好象在回味什么。常常惹得人更是大笑。有的是信口开河的人从家里来到宿舍在晚上一定会说说同老婆的一些趣事,就是床弟间的事也不避讳,有时说到劲头一口的唾沫乱喷,但即使喷到听者的脸上,听者最多赶紧用手抹了抹赶紧再听,恐怕漏掉了一个字。无聊程度大抵如此。
       喝酒打架在社会上以年青人居多。但以行业论,我觉得煤矿居多。煤矿工人除了谈女人外就数喝酒了,一个人喝酒在一斤二斤是正常的事,菜不需太多,酒够份量才行。喝酒当中无话不谈,上天入地,纵横驰骋,说到高兴处,端起酒杯就是一大口,说到伤心处,伏桌大哭,人性至纯率真在酒桌上尽显。有一次,我见过一桌喝酒的。先是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过了一会一位不知说了什么,一个人暴跳如雷,非要找另一个人算帐,后来我才知道是一个矿长说那个人在外面闲逛,到底上的是什么班。其实那人那一天是休班。那个人说,我一定要找那个吃饱饭撑的熊东西评评理,他算什么东西,在我休班时也要管着我,还不让老子活了!妈的*。接着那个人又和同桌推杯换盏,酒过三巡,那个人哭了,说干了两个月了,连班也不敢休,这次攥着钱回家,本想把家中那台黑白电视给换了,想不到孩子一场病给糟蹋了一多半,回来时我把剩下的钱给了老婆,竟然借钱买的车票,回来了还要受这些狗娘养的管着,这样的工干的到底有什么劲呀。另一个也说我都半年没有回家了,老婆都在家快憋疯了,我还是男人吗我?几个人说着说着,竟然都抱头痛哭起来。听到这里,我都不免又多喝了两杯。
        由于单位对打架斗殴的行为增加了惩罚力度,打一次架要损失半个月的收入,因此,现在打架的人少了,代之的只有更多的人喝酒了。酒能麻醉人的神经,更能给人带来暂时的忘却,我觉得这才是煤矿工人喝酒的真正原因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