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瓜的家

 
 
 

日志

 
 

散心随笔----矿大感触

2006-09-18 20:55:3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心随笔
是夜,心里莫名地慌。突然想起在报纸上看到的一则健康建议:“睡前宜散步”,于是我想,既然无法让自己静下心来,那就出去散散心吧。
我下了宿舍楼,独自走在昏黄的行道上。
我喜欢夜晚,因为黑夜来临后,我会变得比白天好看一些,但别人看不到,很少有人会发现。喜欢夜晚,也因为在黑夜里我可以更加自由,无拘无束地活动。
已经快十点钟了,许多人准备回宿舍,其中有成对的男女,独身的男女,也有成群结队的男女,他们也许是从自习教室里出来,也许是从图书馆里读书出来,也许是从网吧里冲浪归来,也许是从饮食店里饱食回来,诸如他类。
我毫无忌惮地四面环顾。躲在班驳的黑影后面游弋在天幕上的星不时地眨着眼。徐州的天比较灰暗,能看到的星不多。有人说,我们大学这边的环境比较清新,但我确信这天空比别的天空无什区别,所能见的星也不比别的地方多。
环顾之时,能借着泛黄的灯光看到一些“美女”。我喜欢看美女,美的东西应该是每个人都喜爱的,只是彼此可能喜欢的类型不同对象不同。然而有些人说这世界上美太少了,听听罗丹说的,“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这真是富有深意而使人开启天门的妙语。有些时候确切地说是很多时候,我们常常会发现眼前一靓,别着急,别妄下定论,——如果你不想朦胧的美破灭在你的眼前,——尽管我很赞同罗丹的观点,但美是有距离的,我一直也认为如此。想起从前,曾经我以为的美女却破灭了我曾经的“美梦”。我以为她美玉无暇,但她却满脸雀斑;我以为她温柔善良体贴爱人,但她却粗枝大叶蛮横俗气。我说出我自己的心理感受,带有严重的个人色彩。谈到美丑,男人也有美丑好恶之别,这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倘若避讳绝不是最佳的出路。现实中也难免有人在批评别人的丑恶时津津乐道,面对别人的批评时却忿忿不服。敢直指他人,也应该直面自己,每人都应该如此。
边走边看,我的手伸进了一只口袋里,别误会,那是我自己的口袋。忽然想起我曾经在自习教室里丢失的书想起被人在图书馆里顺手牵羊的文具,想起宿舍楼下不翼而飞的自行车,他们统统仿佛是盛在我的口袋里,却无声无息地从细缝里漏掉了。我摸出一张硬硬的银行卡,走到北广场,那里有台取款机,查询才发现,里面的数字已经不多。我想我的钱花的太乱了,应该好好的规划一下。
转过一道弯,看到曾经常去的自习楼。这时已经下课,学习的人正一茬接一茬地出来。 我有点心虚,因为很久没有来这里,就好象老朋友,疏远了,偶尔相逢,它远远地看着我,我无法回避,我想我是不是该和他打个招呼。看到它熟悉的身影,想起昔日的情景,有它相伴,总比现在过的充实。是我疏远了他,我想重拾旧时的充实,就应主动地接近它。它会再接受我,因为我知道它是宽大无私的,它对每个人都如此。
风吹着我的头发,感觉清爽了许多。
身旁走着很多人,一对一对的情侣。我是个大男生,现在没有女朋友。那个师大的应该不算,曾经一段时间,我也因这而感到失落,此时我已经明白:人生不会因这些而变的无意义,我的生活之中也不在意这一时的孤独,我相信没有爱情的大学生活并不代表人生多大的遗憾。
我低吟着歌继续走。身旁走过的男女沉浸在无比的愉悦中,当他们走过我的身旁时,看到我,他们的眼里充满惊讶和人道主义的同情,我并没有回避,自信地回视他们,——我不丑,我也不是白痴,我会找到属于我的爱情。
我从不批判别人的感情,有时和朋友调侃,也谈论某某和某某。的确,走在道上的男女,有郎才女貌,也有郎才女不貌,有女貌郎不才,也有郎不才女不貌,但彼此喜欢彼此相爱,别人是无须异议的。个人喜好,总是带着主观色彩的,我想别人也有这么评论我的时候,这很正常。
眼前就是西门,这里是学校人员出入最多的地方。门外是一条马路,对面是集贸市场。这个地方已经发生很多次交通事故了,我亲眼看到的就有两起,而差点发生的就更多了。在斑马线两边都有交通指示灯,偶尔也会休眠,但每天人流车队往往来来却不曾间断,不管红灯绿灯,很少会有人注意灯的脸色,只要车不多来,人便乘隙穿越,只要人不多往,车便见机溜过。大家都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并坚信事故不会在自己身上发生,然而,躺在病床上的人却最清楚,当它降临到你的头上时,机率却变成百分百。我也曾经闯过两次红灯,这是错误的行为。现在,西门的通道上挂上了诸如“自觉遵守交通法规,严格维护交通秩序”,“自觉遵守交通法规,树立大学生良好形象”之类的横幅,斑马线两边也树起了“为了你和他人的安全,请红灯停绿灯行”的标语,每块标语旁还派了专人维护秩序。我发现以前严重的违规现象有所改善,但还是有很多人熟视无睹。一位妙龄女郎踩着高跟鞋挎着包,伶俜的身影,柔顺的长发,她突然如箭一般往马路对面冲去,维护人员大声制止,但已然不及,一辆车嘎然而止,停在了她的跟前。她风情万种地瞥了一眼那温顺的车,接着若无其事地走了。红灯还在闪烁着。我那刻在想,血可能把它染的更红。
我见到绿灯亮了,于是不急不忙地走到对面,我不急,因我没有急事,也不想哪次将自己的鲜血洒在这路上。
在西门外转了一圈,我看到很多好吃的,闻了很多香味,但我不想吃,因我没有吃的欲望,更何况我感冒了,口腔有些溃疡。
往回走,感觉自己一路想了很多事,平时从未在意在走路之时怎么会想到这么多的事情。心渐渐平静可许多,似乎更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事情,该怎样去做了。
 
2005年3月2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