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瓜的家

 
 
 

日志

 
 

从《血色浪漫》看一代人的不同命运  

2006-11-08 12:59:05|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很多时候你无法选择只能平静地接受,接受上帝为你安排的一切,包括你的出生,你的智慧。人不可能选择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也不可能选择出生在什么样的年代,因为这一切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前都已经决定了。 有人出生在高官或富商家庭,而有人出生在贫穷的农民家庭;有人成长在战火纷飞的动乱时代,也有人成长在改革开放后的和平时期,家庭和时代的差异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也不是我们所能改变的,而这种不公平所导致的一切后果却完全要由我们自己承担,这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又是一种不公平。公平只是相对而言的,在相对的公平之上是绝对的不公平。《血色浪漫》中的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们都成长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他们的出生和家庭不同,每个人的性格也不一样,他们追求的理想也是千差万别,在这不公平的时代舞台上他们用自己的爱情和事业演绎了一幕幕人生的悲喜剧。

   一

  “文革”是人们不愿回首的十年,这是黑暗的十年,动乱的十年,也是很多人痛苦的十年,经历过“文革”的人们不想再回忆当年的往事,没有经历过的人们往往因为各种原因包括政治原因而无法了解“文革”的真实一面。既然出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就注定人生中会有更多的坎坷和更多的无奈,面对时代的安排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只能随波逐流地去寻找自己被安排好的命运,你要做的只是慢慢等待那块属于你自己的号码牌,你只能随时随地听从祖国的号召,不能有自己的想法。钟跃民就是这些成长在“文革”中的青年们的普通一员,从剧中可以看出他是住在大院子里的,他的父亲是军队的师级干部,可想而知在他的父亲没有被隔离审查之前,他的生活是很丰裕的,在当时的年代师级干部的待遇是不会差的,也许是优越的生活的条件养成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强性格,我一直坚信性格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的条件形成的。这种目空一切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傲气在当时的高干子弟当中应该是很普遍的,但在钟跃民的身上表现得最为突出,虽然他的父亲并不是太大的干部。略带点狂妄的傲气和谁也不怕的倔强性格伴随着钟跃民的一生,除此之外他性格中的另一点则是对朋友讲义气,真的能做到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从开头几集他与李奎勇的交往中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也许是受他父亲这个军人的影响吧,虽然剧中没有正面描写,但观众们应该想得到,正是这两点让钟跃民成了真正的钟跃民。

  悲剧总是会降临的,当他的父亲被审查之后他也就是另类分子了,用剧中的话来说就是“可以改造好的下一代”,他和很多相同命运的年轻人一样不能再去上学了,每个月领着十几块钱的生活费,和一帮朋友混迹街头巷尾打架斗殴拍婆子,成了所谓的“顽主”(我是看了这部电视剧才知道“顽主”是什么意思)。也许正是因为时代的这种变动让钟跃民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或者说是让他更加成熟了,他开始明白世上什么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靠父亲不能靠一辈子,想要好的生活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去努力。也许正是瞬间的醒悟让他感到奋斗的痛苦与艰难和个体的孤独,于是他开始用一种游戏人生的态度面对生活,开始玩世不恭。其实在电视剧的前几集中钟跃民的性格特点已经毕现于观众面前了,终其一生他的性格都没有任何变化。剧中借周晓白母亲的台词讲了出来,首先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这一点我非常佩服他,他无论干什么都能干得很出色,这是非常难得的聪明。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成就一番事业;其次他是一个很不安分的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不会永远过着一样的生活,就像玩游戏,一种游戏玩腻了他就会换另一种游戏,他总想让自己的生活能够丰富多彩;最后他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失去的,用剧中郑桐的话来说,即使他二十年的积蓄一把火没了,他只会哈哈大笑权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所以他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执着,包括爱情。周晓白的母亲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他会是一个在事业上成功的男人,但他不会是一个女人需要的男人。

  时代在变化,顽主的生活结束了,钟跃民走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当兵和插队,还有就是和周晓白悬而未决的爱情。周晓白也是住在大院子里的,她的父亲是中将,凭她父亲的地位她的一生肯定是一片坦途,用剧中罗芸的话来说,周晓白的一生是早被安排好的,先当兵再读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幸福地生活。由于出生高干家庭她不可避免地有着大小姐脾气,也有和钟跃民一样的倔强性格,面对钟跃民的追求漂亮的周晓白早已司空见惯,但她却很快地爱上了钟跃民,也许有两点原因:一是周晓白原本就是一个传统的女孩子,她很渴望被保护,钟跃民几次三番的“英雄救美”有点打动了她的心;二是钟跃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流氓,从他的家庭出生看他从小应该受过良好的教育,对音乐他似乎也有艺术家的灵感和气质,他为柴可夫斯基的《六月·船歌》加上的一段诗情画意般的旁白牢牢地抓住了周晓白年轻的心,周晓白惊奇地发现这个平时只会耍贫嘴打打架没个正形的小流氓竟然能把高雅的古典音乐演绎得这么美,从此她的生活中再也少不了钟跃民了。钟跃民因为父亲的问题没能顺利地参军,他始终没有低下自己高傲的头去求周晓白的父亲,他深切地感到了他和周晓白之间的距离,从周晓白顺利参军而他只能去插队的那一刻起他心里就明白这段感情是不会有结果的。周晓白不需要奋斗了,她的一切都会是顺利成章的事,而他自己的未来会怎样他自己都不知道,强类的自尊心还有一点点的自卑感让他觉得自己和周晓白完全是两条路上的人了,虽然后来他才和周晓白分手,其实从他们分开的那一刻,在钟跃民的心里他们已经分手了。

  在陕北插队的时候钟跃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他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参军,当他真的能去当兵的时候让他矛盾的却是和秦岭的感情,秦岭也是一个插队的知青,这个女子非常成熟也非常理智,对每一个件事都有敏锐的洞察力,她不奢望天长地久的爱情,只希望两个人在一起能够开开心心。她非常独立,无论在哪个方面,这一点和钟跃民特别相似,她对生活似乎不抱有多大的希望,她也明白需要任何东西都得靠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而周晓白的性格也有和钟跃民相似的地方,她和钟跃民一样有股与生俱来的傲气,从来没把谁放在眼里。所以我大胆地提出一个“白岭合一”论,周晓白和秦岭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钟跃民。纵观钟跃民的感情世界可以发现他真正爱过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就是周晓白,另一个就是秦岭。张海洋说钟跃民真正爱的人其实就是他自己,这句话一点没错,他最爱自己,他在周晓白和秦岭的身上发现了自己的影子自然就爱上了这两个女人,他是个自由主义者,他是厌恶婚姻的,所以故事的最后当他父亲要他娶高钥的时候他会勃然大怒,那一声愤怒是发自内心的,是来自心灵深处的。也许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那就是按部就班程序式的生活:娶妻,生子,过日子。可他不想要的生活正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所需要的生活,所以他也很矛盾,他甚至希望他爱的女人都能被别人娶走,在这一点上张海洋和郑桐非常了解他,他们俩的确是钟跃民的知己。

  钟跃民的人生丰富多彩,插过队,要过饭,当过兵,卖过煎饼,做过白领,蹲过监狱,开过饭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成功了,他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虽然他没有成什么大事,但我始终认为他要是能专心地干一行肯定是个杰出的人才,在部队他是个营长,在国企他是个贸易部经理,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也许很多人会羡慕他,可以有那么丰富的人生经历,但现实是我们很多人成不了钟跃民,因为你没有他那么聪明,你做不到那么洒脱,你不会在部队混到营长了还要转业,你不会蹲了监狱还依然嘻嘻哈哈,你不会扔下正在赚钱的饭馆去可可西里,在他的眼里卖煎饼要饭和当官都是一样的,而在你的眼里不是一样的,所以你成不了钟跃民。在钟跃民的身边有两类人,一类是他的兄弟,一类是他的女人,他对自己的兄弟永远比对自己的女人好,他不顾周晓白的阻拦去救李奎勇,甚至周晓白对他下了最后通牒都无济于事,他还是把周晓白推倒去救他的兄弟。在最后得知李奎勇身患绝症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从饭馆里拿了两万块钱,也许就在面对高钥的那一刻,他真正明白了自己辜负的永远是自己的女人。

  在钟跃民的朋友当中首先要提到的就是张海洋,他的命运其实和钟跃民差不多,不过有两点不一样,一是他的性格和钟跃民截然相反;二是他父亲的官职似乎比钟跃民的父亲高。张海洋和钟跃民一样起初都是北京城的顽主,钟跃民干过的事他一样没有少干,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他顺利地参军了,他和钟跃民在一个部队,然而混到最后他似乎官比钟跃民大,到底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他的父亲是个参谋长吧,总而言之他的经历要比钟跃民顺利地多,转业回北京之后,他顺利地进了公安局刑警队,而钟跃民没有,我想不会仅仅是因为钟跃民生性高傲不愿在复转办低声下气吧。他和周晓白的确是一类人,父亲都是当年的同事,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人生都不会有什么坎坷,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他们的命运比起其他很多同时代的同龄人来要好很多,他们不需要多么努力地去拼搏就会有好的生活。张海洋在很多女人眼里的确是个好男人,他一心一意默默地喜欢周晓白那么多年,他知道女人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努力地对自己所爱的人好,他比一般男人要大度,妻子心里想着别的男人他也能接受,只希望用自己的真心去感动妻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钟跃民爱周晓白,可他比钟跃民还爱她十倍。可以这么说张海洋和周晓白的结合是注定的,也会是幸福的,他们的成长经历相似,命运也相似,他们都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

  在剧中不算主角的袁军也是一个时代的幸运儿,在参军之前他的父母解放了,从他家的那个瓷瓶就可以看出他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当然是非富即贵。他在安排好的命运轨迹上无忧无虑地运动着,参军,提干,读军事外语学院,再提干,出国,所有的一切都是个时间问题,他的人生注定是没有苦难的。和他们一起的郑桐似乎没有他们那么好的命运,他的父母好像不是什么高干,他和钟跃民一样无奈地来到了陕北,可他始终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他没有社会背景只能靠自己不断的拼搏,白天干活晚上读书,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后来又读了研究生,最后也有了一份说得过去的工作,也许他成功了,他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了,可他拼命地工作住的却是筒子楼,张海洋和周晓白住的却是几室几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原因显而易见。家庭出生对每个人来说太重要了,有一个好父亲的确可以让自己少奋斗几十年,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命运的天平从来就没有平衡过,出生在高干家庭你的生活会很优越,你的所谓奋斗和努力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就像剧中的黎援朝,一生都是坦途,杀了人可以不负刑事责任,虽然出国了,可谁知道是不是携巨款私逃呢,毕竟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像郑桐那样也算是不容易了,好歹也混出来了,然而还有很多人依然在生存的底线上挣扎,命运对他们为什么就这么不公平呢?

  宁伟也是一个值得同情的悲剧人物,他出生在普通的城市家庭,用钟跃民的话来说他那样的家庭出身在部队提干是他们的惟一出路,所以他和吴满囤一样的努力,然而就在他快要进教导队就要提干的时候,命运之神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他因为打伤人而被强制复员,宁伟对钟跃民说过,他是非常想呆在部队的,哪怕只让他当个小兵,但是部队的纪律是很严明了,虽然宁伟是好心可他伤了人就该受到惩罚,所以他不得不复员。试想一下如果宁伟的父亲是军队的某个高官,他还会复员吗?我想是绝对不会的,只能怨宁伟没有出身在一个高干家庭,否则他是完全可以留在部队的。从离开部队的那一天起,宁伟的命运就变了,起初开了家餐馆后来生意不好也关了,后来又被人骗了五十万,又因为打人被判了十五年,我真的不明白命运对宁伟为什么就这么不公平呢?他的一生可以说是毁了,可这到底是谁的错?宁伟的确很冲动,可这完全是因为他的冲动吗?最终他越狱了,成了一个职业杀手,一步一步地走上了绝路。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他所有的理想都成了镜花水月,他对命运的抗争都是徒劳的。

  李奎勇出生在贫穷的城市家庭,家里人口多,经济条件一直不好,一辈子过的都是贫困的生活,他在最后和钟跃民的一席谈话可以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人们流下同情的泪水,他和很多城市青年一样响应祖国的号召去农村插过队,他也努力地想通过自己的奋斗让全家人过上好日子,然而现实和理想永远是矛盾的,你拼命地努力命运却拼命地和你开玩笑,尽管他很卖力地工作以致于把自己的命都搭上了可贫困的现状还是改变不了,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贫穷他无法和自己深爱的女人斯守终身,因为贫穷他没有一天吃过一顿饱饭,因为贫穷他连有病都不愿去医院看,再看看同一个城市里的其他人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钟跃民,张海洋等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为什么大家都努力了可结果却是如此的不同呢?你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可你永远过着贫困的生活,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时代的原因亦或是命运的悲剧,无人知晓。其实说到底只有一个原因:出生不好,要是生在一个高干或富商家庭,这些都不是问题。除了李奎勇之外北京城还有很多的穷人,比如剧末出现的曹阳等一批当年和钟跃民一起插队的知青们,他们都是和钟跃民、张海洋、袁军他们同时代的有志青年,现在只能靠蹬三轮,坑蒙拐骗维持生活,面对这一切,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唏嘘感慨。

   三

  看完了《血色浪漫》你可以发现剧中的人物都是一个时代的青年,可他们的命运却是不一样的,有人住高楼,也有人住窝棚;有人花天酒地,也有人成天为一日三餐而奔波,你也很容易发现那些命好的,生活过得比较滋润的都是一些有钱有势的高干子弟,而那些出身贫寒的人们永远只是在生存的底线上挣扎徘徊,他们的努力都是白费的,他们永远无法改变自己的现状。命运是不公平的,可为什么连一个努力的机会都不给我们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几千年前的这一声呼喊现在听来还是那么振聋发聩!在咒骂《血色浪漫》的原作者和编剧的同时,你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现实!现实得让你无法改变,面对命运的安排你只能默默地接受!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